玳瑁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历史上最香艳的唐诗,专门描写美女感情 [复制链接]

1#

初唐宫廷文人对格律诗有很大贡献,但是在文学史上,名声却不好。有人会说,因为宫廷文人写的应制奉和诗都是歌功颂德、拍马屁的诗。这是一个原因,好的诗歌需要有真情实感才能动人,应制奉和诗多数内容趋同,千篇一律,读起来没有意思,空洞无味。还有一些评论家认为初唐宫廷诗人文风浮靡,对此嗤之以鼻。浮靡确实是当时宫廷诗歌的共同特点。但这个风格的出现得力于近体诗律的完善,浮靡就是指诗歌因讲究声律而形成的声韵流美的特点。浮靡风格没有什么不好,近体诗的格律也没什么问题。

真正重要的一个原因,是初唐宫廷文人沿袭了梁陈时期写宫体诗的遗风。宫体诗是创作于宫廷之中,专门描写美女的感情和生活环境的诗歌,被称为“艳歌”。

梁朝皇帝喜爱文学歌舞,自己和身边的文人臣子一起作诗唱和,然后让乐师舞女演奏出来。本来是重视文娱活动,丰富精神生活,挺好的。但问题是他们作的诗,内容尽是描绘女人的容貌、身材、服装配饰等,赞赏的多为寝室的卧具、贴身的物件、奢华的器具,抒发的是闺怨之情或者幽怨之意,反正格调不高。在内容上很狭隘,但在诗歌的形式表现上精雕细琢,十分讲究。这个风气延续至隋朝直到唐初,唐初的宫体诗内容没有大的变化,只是辞藻更精细,情调更绵柔无力。以下是初唐宫廷文人李义府所作的一首宫体诗,阅完便可知晓一二:

懒整鸳鸯被,羞案玳瑁床。春风别有意,密处也寻香。

虽然宫体诗在整个初唐宫廷诗中所占比重不大,但大多数初唐诗人都写有几首宫体诗,因此为后人诟病。总之,初唐宫廷文人虽然在诗歌形式方面做了重要的贡献,也有少部分不乏诗意的佳作,但其总体风貌,是浮华有余,风骨不足,情调苍白平庸,缺乏诗情与创造力,这是初唐宫廷文学很大的不足,甚至腐蚀了诗歌最本质最宝贵的东西。察觉到这个危险,想要用新的生命活力拯救诗歌于危难之中,一批出生草莽的文士便应运而生。使诗歌摆脱宫廷狭隘范畴的束缚,重新焕发生机的重任,便落在了“初唐四杰”肩上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